楞伽经问答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一行禅师:故道白云:等待明天

发布时间:2019-11-15 10:42:06编辑:阅读次数:

楞伽经楞伽经全文楞伽经讲解

图片

\

39.等待明天雨季后三天,一个名叫善达多的年青人来访佛陀,礼请佛陀前往憍萨罗说法,讲解醒觉。善达多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商人。他住在波斯匿王统治的憍萨罗国城部舍卫城。当地的人民都知道善达多是位慷慨的大慈善家,国国他把自己的部份财富用作救助孤寡贫弱。他对人每一分帮助,都给予自己很多的满足和快乐。那里的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给孤独贫困者’。  善达多不时往摩揭陀买卖商品。在王舍城时,他会在妻子的兄长家里投宿。他的大舅待他很好,每次都令他住得非常舒适,没有任何短缺。雨季的末期,他正好在他大舅家里住。  但这次与往常不同,他的大舅没有为他打点一切。他忙着指挥家人和仆婢准备什么的美筵。善达多抵达时,发觉身在一片忙碌之中。他于是便询问他们是否在筹备结婚纪念或忌辰。  他的大舅答道:“我明天将会宴请佛陀和他的比丘前来受供。”  善达多奇怪的问道:“佛陀不是‘觉者’的意思吗?”  “对啊,佛陀就是一们觉者。他是开悟了的大师。他容光四射,妙相庄严。你明天便有机会与他会面。”  善达多也不知如何,但当他听到佛陀的名字,心里便充满振奋欢乐。他请大舅坐下,要他说多些有关这位大师的一切。大舅告诉他,当初是观看街上平和地乞食的比丘促使他前往竹林精舍听佛陀说法的。之后,他便成了佛陀的在家弟子,还在竹林建了数明茅寮供养比丘,使他们不需受日晒雨淋。他一天之内,监察了六十间茅寮的建筑。  善达多想,或许是前生的宿缘,他总觉得心内对佛陀有着无限的敬爱。他急不及待的等着翌日午间会见佛陀。他彻夜难眠,展转反侧的等待天明,好使自己可以大清早先往竹林精舍拜会佛陀。他曾三次醒来看看是否天亮,但每次都仍然是漆黑。再难入睡,他唯有起床。穿上衣服鞋履之后,他便踏出门外。外面迷雾冰冷。他通过第湿婆伽门直往竹林去。他到达时,竹叶间刚透射着第一线的晨光。他知道自己渴望着见到佛陀,但心里却又战战兢兢。为了安定自己,他轻声对自己说:”善达多,不要担心。”  就在这时,行禅中的佛陀刚经过善达多身旁。他停下来细呼:“善达多。”  善达多合掌向佛陀鞠躬顶礼。他们一起步回佛陀的房舍,而善达多则告诉佛陀他昨夜睡得如何。佛陀说他睡得很好。善达多则告诉佛陀他因争于前来与佛陀见面,而弄至整夜难眠。他又请教佛陀大道之义,于是佛陀给他解说了解与爱心的重要。  善达多感到非常高兴。他伏在地上请求佛陀纳他为在家弟子。佛陀欣然答应。善达多又邀请佛陀和他的比丘,翌日在他大舅家里接受他的供养。  佛陀浅笑。“我和比今天都已被宴请到你大舅家里受供。我们没道理明天又再到那里受供吧。”  善达多:“今天是我的大舅作主人。明天将会是我作供主。很抱歉我在王舍城没有家宅。我恳请你接受我的邀请。”  佛陀微笑答允。高兴之极,善达多鞠躬礼谢,并立刻回去帮大舅安排当天的供宴。  当善达多在大舅家里再次听佛陀的开示,他真的感到有无穷的喜悦。佛陀说法完毕之后,善达多亲送佛陀和比丘到门外,然后又立刻赶往准备翌日的供宴。他的大舅也热烈地帮他一把,还说:“善达多,你仍是我的客人,不如就让我安排一切好了。”  善达多当然不肯。他坚持要亲自付出一切开支,只让大舅帮忙做琐碎的工作。  第二天,善达多再一次听佛陀说法时,心里就像花儿开放一般的感觉。他跪在地上说道:“佛陀世尊,憍萨罗的人民还未有机会欢迎你和僧伽到那儿为他们讲说醒觉之道。恳请你考虑我现在的邀请,前来憍萨罗一段时间吧。请向憍萨罗的人民示现你的慈悲。”  佛陀答应与他的大弟子磋商后,会在数日内给他答覆。  几天后,善达多造访竹林精舍时接获喜讯,知道佛陀己决定应他的邀请到憍萨罗一行。但佛陀想知道在舍卫城附近有没有适当的地方可供这么多的比丘居住。善达多答应一定会找到适合的地方,并会供给他们一切的所需。他又提议希望舍利弗尊者可先行与他到憍萨罗,以协助他筹备迎接佛陀的大驾。佛陀问舍利弗的意见如何,舍利弗表示乐意跟善达多先行一步。 一个星期后,善达多来到竹林与舍利弗会合。他们一起出发,渡过恒河,到达毗舍离。在这里,他们获得阿摩巴离的接待,并下榻在她的芒果园。舍利弗告诉她,佛陀将会在六个月后与比丘们路经舍离前往憍萨罗。阿摩巴离表示她到时定会尽地主之谊,给他们供应食物和地方居住。她还告诉舍利弗和善达多,能够这样做实在是她的光荣。她同时又嘉许善达多对慈善工作的不遗余力,并鼓励致力于请佛陀憍萨罗弘法。  与阿摩巴离道别后,他们沿着阿夷罗跋提河向西北而行。善达多从未步行过这么远的路程,因为他是习惯乘马车的。他们每到一处,善达多都向当地的居民宣布佛陀和僧伽行将路过,并嘱他们要给予僧团热烈的欢迎。  “佛陀是觉悟了的大导师。准备大事欢迎和庆祝他和僧团的来临吧。”  憍萨罗这个国家地大物博,民生丰裕,一点也不比摩揭陀弱。它的南面以恒河为界,北面刚接喜玛拉雅山脉。到处的人都认识善达多又或他的外号‘给孤独长者’。人人都很信任他的说话,并十分期待早日与佛陀和僧伽见面。每天早上,当舍利弗尊者到外面乞食,善达多都会向居民诉说有关佛陀的事迹。  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到达舍卫城。善达多在家里宴请舍利弗,并介绍他认识他的父母和妻子。他请舍利弗替他们开示佛法。之后,他的父母妻子都求受三皈五戒。善达多的妻子是个高贵可爱女子。她名叫补纳洛迦纳。他们有四个孩子三女一男。女的分别叫大妙跋达、小妙跋达和妙摩揭陀。他们的儿子最年幼,名叫罗逻。  舍利弗每早在城乞食,夜间则在森林或河边渡宿。作为东道,善达多立即四出寻找适当的地方,以供佛陀和比丘居住。

40.黄金铺地

\

  善达多访寻的地方之中,最景色优美,恬静怡人的,就是属于祗陀太子的园林了。善达多认为如果他可以取得此地,这里将会是佛陀来憍萨罗弘法的最理想地点。善碗多谒见祗陀太子时,他正在款待一位大臣。善达多作礼之后,便坦白表明来意,欲向太子购买这个园林以供佛陀作道场所用。祗陀太子不过二十岁。这园林是他父亲波斯匿王一年前送给他的礼物。太子望了望了大臣,再转过头来望着善达多回答道:“这个园林是我父亲给我的礼物,我固然对它特别执爱。你要我割爱的话,除非你把它的地面每一寸都铺上金币。”  祗陀太子这样戏言。他当然没有想过这位年青的商人会把他的说话当真。但善达多却这样回应:“我接纳你的开价。我明天会把金币运到园林。”  祗太子愕然。“但我只是说笑罢了。我不是真的想把园林卖出的。你不用把金币运去了。”  善达多很决断地回答:“尊贵的太子,你是王族的成员,你必需要承担你说过的话啊。”  善达多望向正在喝茶的大臣,希望获得他的支持。“大人,我说得对吗?”  那大臣点头。他对太子说:“给孤独长者说的是真话。假使你没有提价,那又当别论。但你现在是不能反口的了。”  祗陀太子唯有就范,但他暗里当然希望善达多不能达到他的要求。善达多与他们礼别。翌日清早,善达多派遣仆人运送很多马车的金币前往园林,并着令他们把全部的地面都盖满面。  看见这么多的黄金,祗陀太子被吓呆了。他明白到这并非一般普通的生意交易。他反头号自己为何会有人为买这个园林,肯出如此的代价。那佛陀和他的僧团必定很不寻常,才会驱使用权这个商人这样做。太子于是请善达多告诉他关于佛陀的事情。善达多提起他的师傅佛陀、佛法和僧伽的时候,整个人都焕发起来。他答应第二天带舍利弗尊来见太子。祗陀太子这时已被善达多述说有关佛陀的一切打动了。他看过去见到地上的金币已盖了园林的三份之一二。正当第四车开进来的时候,他举起手把它停止。 太子对善达多说道:“金币已足够了。剩下来的土地,让我送出来作为对你这美好计划的捐赠和参予吧。”  善达多很高兴听到太子这样说。当太子见到舍利弗时,被他安稳平和的风度所摄。他们一起前往园林视察,而善达多已决定把这里订名为祗园精舍或祗陀林,以作为对太子的敬谢。善达多提议舍利弗先住在祗园精舍指挥精舍的兴建。他和他的家人会每天给他供应食物。善达多、舍利弗和太子三人,一起研究房舍、讲堂、禅堂、茅厕等的建筑。善达多建议在园林入口建一道三重的大闸。舍利弗提出了很多有关建立精舍的宝贵意见,因他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他们又选择了一处清幽凉快的地点来兴建佛陀的房子。他们更一起监察开路挖井的工程。  城里的人很快便听到有关善达多地上铺金以购买太子园林之事。他们又知道将会有一座新建的寺院来欢迎妈将从摩揭陀前来的佛陀和僧伽。舍利弗已开始在祗园精舍说法,而前参听的人数也与日俱增。虽然这些人都还未与佛陀见面,但他们都已经对他的教化甚感向往。  四个月后,精舍的工程已接近竣工。舍利旨起程往王舍城以便与佛陀和比丘会合,带他们到祗园精舍。他们在毗舍离的路上相遇。数百名比丘正街上行乞。他获悉佛陀和比丘数日前才抵达毗舍离,住宿在附近的大树林。当佛陀问及舍卫城的筹备工作时,舍利弗便一一向佛陀报告。  佛陀又告诉舍利弗,他留下了憍陈如和优楼频螺迦叶在竹林精舍看管僧众。他现在同行的五百比丘,将会有二百名留在毗舍离的一带修行。其余的三百个比丘,则会随同他前往憍萨罗。他告诉舍利弗翌日将会到阿摩巴离家中受供养。受供后的一天,他们便会起程前往舍卫城。   阿摩马离庆幸有机会给佛陀和比丘在芒果园供食。她唯一感到遗憾的,就是儿子戌博迦因学业的关系而不能出席。在供宴的前一天,她遇到一件奇事。在探访佛陀之后的回程上,她的马车被几位离车族的公子拦截。他们来自毗舍离最有财势的家族,所驾用的车马都比一般的装潢。他们问阿摩巴离赶往何处。当她告诉他们要赶回家去筹备供宴时,这几个年青贵族提议她放弃宴请佛陀,改请他们。  他们说:“如果你宴请我们的话,我们愿意付你十万个金币为酬。”他们认为宴请他们总比宴请一个僧人热闹和有利。  阿摩巴离对此全没兴趣。她答道:“我肯定你们不知道佛陀是怎样的人,否则你们便不会出此狂言。我一早已准备了宴请佛陀和他的僧伽。就是你给我整个毗舍离城和它周围的土地,我都会一样拒绝你们。现在有烦你们让开,给我通过。我为明天的宴会,还有很多事等着要做的。”  离车公子知难而退,让她通过。谁知道阿摩巴离和他们相遇之后,几位公子都因为阿摩巴对佛陀的赞颂而引起了他们对佛陀的兴趣。他们决定亲自去找这位大师,看他是什么的样子。在大树林的入口下车后,他们步行入。  佛陀见到他们,便知道他们都具有慈悲和智慧的种子。请他们坐下之后,他便讲述自己一生寻道的经过。他告诉他们消除痛苦和实现解脱之道。他知道这几个年青人属于自己也曾属于过的武士阶层。望着他们,他就像看到年青时候的自己。因此,他对这些青年有热切的了解。  他们的心扉都被佛陀的说话打开。他们发觉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看到自己。他们也明白到名位权势并不可以给予他们真正的快乐。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应行的道路。他们请求佛陀纳他们为徒,又请佛陀和僧伽翌日受他们供养。  佛陀说:“我们明天已应阿摩巴离之邀。 ”  这时,青年们记起与阿摩巴离的相遇。  “那我们便在后日给你们供养吧。”  佛陀微笑接纳。  第二天,阿摩巴离邀请了她所有的亲友前往芒果园。她也请了离车族的几位公子前来听佛陀说法。  翌日,佛陀和一百个比丘来到公子们的宫中。他们被供养美烹调的素菜。公子们更献上园中鲜摘的水果,包括了芒果、香蕉和蕃樱桃。饭后,佛陀替他们讲说缘起和八正道。每个人的心都有被法理感动。十二位年青公子请求受戒为比丘。佛陀很乐意接纳他们。当中的奥达陀和善星,都是在离车族中极具影响力的。  晚宴和法会都完毕后,一班公子恳请佛陀下一年来毗舍离居住。他们答应会在大树林建一精舍来容纳数百位比丘。佛陀欣然应允。  第二天早上,阿摩巴离来访佛陀,表示希望把芒果园林赠予佛陀和僧团。答应接纳之后,佛陀和舍利弗以及三百比丘便又向北面出发,前往舍卫城。

本文链接:一行禅师:故道白云:等待明天

上一篇:一粥一饭皆有前因

下一篇:一起持咒度过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